设置

淡绿

第11章 领取月俸

    在柳萱一脸羞怒的离开之后,楚天行随意拿起桌上的锦盒:“今夜,继续突破吧。”

    回到房内,楚天行取出完美固元丹,直接服下。接着便是盘膝坐下,天命神诀运起,迅速化消药力。化消的药力迅速扩散至楚天行周身经脉上,令之渐渐变得更为坚韧。

    不久之后,一股股灵气已是在楚天行身上渐渐溢出,却是正式开始修炼。

    一夜时间过去。

    清晨。

    只见楚天行自房内行了出来,扭了扭脖子,伸了伸懒腰。

    “这幅身体还是弱了些,还是先好好适应适应吧。”楚天行一步步来到小院中,闭上双目,气息渐渐收敛。

    接着,楚天行身体缓缓一侧,双手随着一前一后运劲护于身前,周身气劲渐渐凝练协调一致。

    轻风微动,楚天行双目突然一睁,一步出,一掌随着运劲而至,一股劲风顿时呼啸而出!紧接着,回步侧身,另一掌再是纳劲而出!一步一掌,连连交错而出。极快的身法,巧妙的步伐,楚天行渐渐在小院内舞出一阵阵风劲。

    身法,只有顶端武者方能真正领悟的战斗技巧,这是顶端武者自身对战斗直觉与经验的凝练。强者交锋,在境界与武技品阶差别不大之下,谁胜谁败,几乎便决定于谁的身法更熟练更高深。更甚者,身法高深的武者,能连越数阶挑战。

    寻常武者也可得到身法传授,但,若是无身法创造者亲身指点,也是难以将之融会贯通。而在武技中,亦有些身法武技,但,身法武技与纯粹的身法却是大有区别,身法武技是由身法中提炼出来的单纯力量使用技巧,反应与应变能力比之纯粹身法差了许多。但,身法武技与纯粹的身法结合运用,却又能发挥出更为可怕的效果。

    楚天行此时所习练的身法,是身为上古武君时,经历无数战斗,一步一步完善的最强最凝练的战斗技巧。

    另一边,不知何时自房内出来的柳萱此刻正目不转睛看着楚天行习练身法,似乎深受吸引。

    习练许久,楚天行已是纳气收劲,停止了习练。

    柳萱不禁痴痴的道:“少爷……你这是什么武技?看起来好像很高深……”

    闻言,楚天行却是上下打量着柳萱,眉头一挑:“怎么又穿上这身破旧?”

    “啊?什么破旧!?”柳萱顿时一愣,接着不满的嘟了嘟嘴:“新衣服就只有一套,就算再好看也要换洗啊,难道还能天天穿着?”

    “哦,对了。”楚天行恍悟道:“倒是忘了这些花不了几个子的衣服,没有自洁特性,不耐脏。”

    “啥?花不了几个子?”柳萱不禁双眸微微大睁,接着道:“少爷你现在可是个穷光蛋呢,而且还连累了萱儿也成为穷光蛋。你居然还能这么自我感觉良好?”

    “穷光蛋?”楚天行连连上下打量着柳萱,直看得柳萱心里发慌。

    “少爷你这样盯着人家看干嘛?”柳萱忍不住开口道。

    楚天行淡淡一声:“本公子就算再穷,身边还不是有这么一个挺值钱的婢女吗?”

    “呀!这个坏蛋少爷,整天想着乱七八糟的东西。”柳萱顿时面色羞红,微微侧过身,怒哼道:“哼!萱儿不理你了!”

    “好了,好了。”楚天行却是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赶紧去做你这个婢女该做的事情,本公子还饿着呢。一大早就在这偷懒,成何体统?”

    “谁偷懒了?这天还早着呢。”柳萱撇了撇嘴,却已是转身而去:“哼,最好饿死你这个流氓少爷。”

    不久之后。

    楚天行已是与柳萱一同就餐,早饭却是淡淡的两碗大白粥。

    “萱儿啊。”楚天行眉头微皱:“今天这早饭连咸菜都没有?”

    “不然呢。”柳萱白眼一翻:“银子都被少爷你挥霍完了,有粥给你喝就不错了。”

    “不是还有一点碎银吗?”楚天行诧异道:“用不着给本公子这么省吧?”

    闻言,柳萱看了看楚天行一眼,细声道:“少爷你自个的钱已经挥霍完了,剩下那些是萱儿的积蓄,得省着点应变用。另外,少爷你还欠萱儿九两七钱白银。虽然那些装扮是买给萱儿的,但,这不是萱儿要的。完全是少爷你自己发疯乱挥霍,所以,萱儿不能这么惯着少爷你。”

    看着柳萱一本正经的模样,楚天行不禁目瞪口呆,嘴角微微一抽:“本公子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婢女。”

    “萱儿还没说,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少爷呢。”柳萱当即翻了翻白眼。

    “你……”楚天行不禁一滞,接着没好气的摇了摇头:“算了,懒得跟你这蠢丫头计较。不然,非得被你气死。”

    早饭过后,楚天行便开始继续修炼。

    时间渐渐过去,直到午时,迎来的却是粗糙的一顿午饭,直令楚天行一脸黑线。

    ……

    申时,再次修炼了许久的楚天行,已是来到小院内活动筋骨。

    “少爷。”柳萱看了看天:“时间差不多了,今天咱们该去领月俸了。”

    “哦,领月俸……”楚天行闻言,不禁松了口气,似乎是熬过了许久一般:“总算有银子了。萱儿,今晚给本公子换一顿正常的饭菜吧。”

    “不行。”柳萱却是摇了摇头,接着扳起手指数了起来:“少爷你欠萱儿九两七钱白银,扣掉待会的月俸一两白银,那还欠萱儿八两七钱白银。还得熬好长一段时间呢。不过,少爷,你放心吧。萱儿会看情况,给你弄点好吃的……”

    此时,楚天行已是嘴角抽搐,黑着脸的离开,心中暗骂道:日后,本公子是不是该考虑将这蠢婢女换掉?真是没见过这么不长眼的啊……

    “诶……少爷等等萱儿啊。”柳萱连忙跟上。

    一段时间后。

    一宽阔的厅堂内,只见楚家一众子弟排成一排,在一名胖胖的中年男子面前逐个领取月俸。而在一侧的一名黄面中年男子面前,亦是一条长队,这边则是楚家仆人领取月俸的队伍。

    在一般家族中,一些地位不高的年长子弟与二十岁之前的年轻子弟皆是要亲自领取月俸的。而一些地位较高的年长子弟则会由大管事亲自将月俸送上门。

    此时,楚天行与柳萱已是各自排在队伍后边。

    “对了,少爷。”柳萱低声道:“那个王管事已经连续三个月拖欠少爷你一半月俸了,今天看看能不能讨回来。”

    “哦……”楚天行眉头一挑:“拖欠了本公子三个月月俸?”

    (本章完)
78kanshu.com 奇葩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