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淡绿

第十一章 新的队友已加入队伍

    “那么接下来怎么办?你有什么计划吗?克莱尔。”

    见到双方达成了协议,艾文紧接着追问道。

    “在我流浪的时候,我知道好几条通往城外的暗道,其中最隐蔽的一条当属贫民窟的一条废弃的地下暗沟,但说实话,我不觉得像你们这样养尊处优的家伙会喜欢那里的环境。”

    听到这里,斐雯丽立刻露出了厌恶的神色。所谓的地下暗沟,其实就是城镇排放各种污水的地方,可想而知那不是什么能让人心情愉悦的环境。

    关于这点,夏洛特倒是觉得十分有趣。斯泰厄世界明明只是个中世纪文明的世界,但在地下沟渠的设计与建造上却十分大气,起码比起他前世一下暴雨就堵塞的城市排污系统要靠谱得多。后来想想,这个世界有着在某些方面比科技更加方便的魔法,便也觉得那并非什么太让人吃惊的事了。

    不过,哪怕地下暗沟再怎么让人生厌,与自己宝贵的生命比起来,那又算不上什么了。

    “没问题,哪怕环境再怎么差,我想我们也会为了自己珍贵的生命努力忍受的。”

    听到夏洛特的回答,克莱尔神色很明显轻松下来。夏洛特微微一转脑筋,便明白刚刚的话既是建议又是试探。毕竟,如果这真是一场想要玩弄克莱尔的恶作剧,那为了一个玩笑,没有哪个贵族会傻不拉几地跑去地下暗沟闻臭气。这也让夏洛特对这个有着苍青色头发的少年酒保刮目相看,这个家伙说不定出人意料的心思细腻。

    “很好,那就这么定了。我去为你们准备几套衣服。说实话,你们这样的装束实在太过打眼。我怀疑不用凯尔文出手,你们也无法平安走出贫民窟。”

    “别小看人了,我可是很厉害的!”

    他的话引起了费雯丽的抗议,小公主站起来一拍腰间奢华的佩剑,嘟着嘴作出反驳。尽管是无礼的行为,但克莱尔却觉得自己无论如何讨厌不了这个可爱的小女孩,她那哪怕是不服输的生气模样,也充满了让人怜惜的可爱。

    “斐雯丽,听克莱尔的话,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艾文温和地批评了费雯丽,看到长兄作出警告,小公主只能嘟着嘴不开心地坐下。

    “那就拜托你了,克莱尔。”

    艾文彬彬有礼地对克莱尔说着,后者冷淡地点了点头,正准备转身离开时,却被夏洛特叫住。

    “等等,克莱尔。我还有一些想法,不知道你有没有办法办到。”

    用手肘枕着自己的脑袋,夏洛特露出了标志性的坏笑。

    ~~~~~~

    在城镇中心的市长府里,屠夫站在三层的房间内用百叶窗窥探着外面的人群。这儿是整个广场最开阔的地方,在这里,他能将广场上大部分的情况尽揽眼底。

    “那三个小杂种似乎没有出现,凯尔文,你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吗?”

    在他身后,曾经的违禁军火商人,现在的凯尔文爵士擦了擦脑门上的汗,他油光满面的脸上写满了紧张。一想到自己现在正帮着北方蛮族做着绑架克莱德曼家族的行动,他就觉得这个世界实在是太过于疯狂。

    那位埃罗萨大公在得知这一切后会怎么做?绞首架?不不,那个征服者才不会给自己这样体面的死法,他一定会像对待异族一样在自己身上施以最残酷的刑法!

    “凯尔文?你在想什么,该不会想要背叛我吧?”

    屠夫残酷冷漠的声音让他瑟瑟发抖,他意识到自己已经走上了绝路。如果不按照这个可怕家伙的心意行事,他毫无疑问会把自己撕扯成几瓣。而且最最难受的是,即便现在他想尽办法告发屠夫,他过去那些几乎等同于卖国的行为,也足够让他死上几百次!名为凯尔文的****,第一次感觉自己被逼上了悬崖。

    “怎、怎么会呢,大人!我现在可是和您一荣俱荣的伙伴啊。是这样的,那三个小崽子不知是否察觉到了什么,他们换了装往城西的贫民窟去了。”

    “换装?贫民窟?哼,自作聪明的小杂种。派你手下的人盯紧点,把城卫调到广场上维持秩序,毕竟待会有知名马戏团的演出,若是闹出了暴乱可不好了。”

    屠夫的话让凯尔文松了口气,他意识到这样配置士兵,他暴露的机会将减少到最低。也许未来他还能过着生活富足,两面三刀的日子,这让他几乎忍不住哼出歌来。

    “但你得跟着我,毕竟我缺少不了像你这样优秀下属的帮忙。”

    屠夫侧着脸,那狰狞的脸上有着讽刺的笑容。凯尔文一颗心几乎跌到了谷底,这让他意识到,屠夫似乎对他并未完全信任。而且最可怕的是,一旦让那三个贵人看到自己的真面目,那他将永远也休想踏足埃罗萨公国一步。他还不知道,关于他的一切,都已经被夏洛特掌握……

    ~~~~~~

    无论多么光鲜亮丽的城市,都会有那么一些不堪入目的地方,那地方,我们称之为贫民窟。

    穿着破旧的亚麻服装,夏洛特一行四人走在泥泞不堪的小道上,道路的两旁是破烂得几乎只能称之为棚子的小木屋,小道上到处都是让人恶心反胃的垃圾或是呕吐物,还有些正体不明、散发出腥臭味的白色干涸污迹,这副破烂不堪的样子,甚至让费雯丽不得不踮着脚在地上跳舞般地走动。

    小公主捏住可爱的鼻子、皱着眉、踮着脚,小心翼翼地在路上走动。她学着哥哥们的样子,将那奢华的佩剑紧紧藏在怀中,就像一只警惕的小仓鼠,神色紧张得打量着或蹲在门前、或靠在墙角,衣不蔽体却有着不怀好意的眼神的人们。

    “这次回去,我一定要向父亲建议,拨款好好治理下这片区域。起码,要让大家都有房子住!”

    斐雯丽用小孩子般天真的想法对艾文说道,她的话引起了克莱尔的注意,他若有所思地看着走在中间的小女孩,对这三个贵族子弟的身份不禁起了怀疑。

    桑托斯城镇属于克莱德曼家族的辖地,市长仅仅是埃罗萨大公任命的管理人。因此在法理上,除了市长,在整个斯泰厄世界只有克莱德曼家族才有对这片土地的管理权。据克莱尔所知,市长家并没有这个年龄段的孩子,这让他不得不怀疑起这三人的身份。

    “嗯,斐雯丽真是个不错的孩子呢。”

    艾文用温和的态度夸赞着他的小妹妹,事实上,他也知道,这只不过是斐雯丽一厢情愿的想法罢了。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无可避免地有着阶级与贫富的区别,哪怕被称为贤明君王的埃罗萨大公,也不可能消除掉这种阶级差距。

    “哼,这是我应该做的。每个人都应该有着自己宽敞的房子和温暖的衣服,这才是真正理想的国度!”

    克莱尔兜帽下的神情明显舒缓了下来,尽管知道这只是一个孩子的梦呓,但他看向斐雯丽的眼神却充满了温柔。他想,也许在这个世上并不是每个贵族都是那么可憎,他们中也许有着像斐雯丽这样怀着自己天真理想的好人,但因为能力或是别的什么原因,因此无法完成这样的夙愿。

    正想着,他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自己的目的地,那是一间破旧得快要倒塌的危房,上午暖洋洋的阳光从屋顶的破洞中射入房中,让房子里的空气都充满了发霉的味道。看上去,这个房子在前几天的夜里遭了一场大雨,里面还有这潮湿发霉的迹象。克莱尔示意夏洛特等人退后,然后干咳了几声,迈步走入了房间。

    很快,从房内的阴影处窜出一道人影。那人如同灵猫般冲到克莱尔面前,用一把锋利的匕首比住了克莱尔的脖子。顺着阳光,夏洛特看清了他的长相,那是一个有着亚麻色头发的半大孩子,他相貌普通,看上去也仅仅只比夏洛特大了一两岁,虽然身材瘦弱,但眼神却出乎意料的凌厉逼人。

    当他看到掀开兜帽的克莱尔时,不由吐出一口气,神色明显放松下来。

    “什么啊,原来是你啊。我说克莱尔,你不待在酒馆里清洗那些永远都洗不完的餐具,却跑到我这贫民窟里来干嘛?去去去,现在你和我可不是一路人啦。回到你那酒馆里,安安心心做你的酒保,然后娶个******的姑娘过上一辈子吧!”

    “听着伊迪,我需要你的帮助。”

    克莱尔神色严肃,他一把抓住了伊迪的肩膀,这猛然的动作,让后者亚麻色头发上的头屑顺着阳光簌簌地落下。看到那飘舞在空中的白屑,斐雯丽不动神色地退后了半步。

    “你在说什么傻话?莫非你看中了哪家的姑娘,想要用些非常的手段得到她的身体吗?哈哈……”

    这次,不仅斐雯丽,连艾文也退后了半步,只有夏洛特挠有兴趣地盯着这个混混猛看。

    “我没跟你开玩笑。听着,我需要火药、弓箭,还有一些示警的铃铛和小陷阱。这些你都能帮我弄到的,对吧?”

    “喂,克莱尔,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你到底在打些什么主意?”

    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伊迪脸上的表情也有了变化,他神色严肃地追问道。

    “凯尔文!这次,我要杀了他,为妈妈报仇!”

    “哦天哪!你疯了?!克莱尔,就凭你,别开玩笑了,人家一个响指,就能轻而易举地取了你的性命!”

    “不,我没疯!这是最好的机会了,我必须得为妈妈复仇,我不想再被痛苦与悔恨折磨得睡不着觉了,那只会让我变成丑恶的怪物!说吧,伊迪,你帮不帮我?”

    伊迪原地踏步了好几圈,他看了看戴着亚麻兜帽的三兄妹,当看到他们隐藏在破旧衣物下那洁白的双手时,他嘿嘿地笑了。

    “是因为他们吗?愚蠢的贵族把戏!你居然还会上这样的当吗?克莱尔!”

    “我们可没有骗他!”

    斐雯丽,这个小公主忍不住嘟着嘴,发出大声的抱怨声。

    “哈!谁管这些!要我弄来这些东西?休想!克莱尔,除非……”

    “除非什么?”

    克莱德迭声问道。

    “除非加上我一个,为阿姨报仇这样的大事怎么能少得了我!要不是阿姨的接济,我早在很久以前就饿死在街头了。嘿,若论那些阴人的小把戏,克莱尔你又怎能及得上我?”

    “成交!”

    赶在克莱尔说话前,夏洛特朝这个第一次认识的混混伸出了手。
78kanshu.com 奇葩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