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淡绿

第五章 市长府的埋伏

    卫兵絮絮叨叨地嘀咕着,要不是他注意到三兄妹的衣着和夏洛特那太过嚣张的态度不像凡夫俗子,努力克制住怒意不敢太过无礼。假使换了一个穿着普通的熊孩子,这个路人脸的大叔估计就会改变态度,让对方知道什么叫作小人物的愤怒了。

    “抱歉,市长不在!”

    因为顾忌夏洛特的身份,因此即便再不爽,卫兵也只能老老实实地回答道。

    “先生,不好意思。舍弟的性格就是这样,他并没有什么恶意。请问,真的不能叫市长出来一趟吗?我们确实有很重要的事情要与他商谈。”

    艾文抢先一步,他以为卫兵是被夏洛特的态度激怒而故意刁难,因此温文尔雅地作出解释。他那有着优秀贵族仪风的态度得到了卫兵的尊重,他仔细打量了眼前三兄妹一眼,确信这些孩子真的是他招惹不起的大人物。

    “但是市长确实不在啊。后天,费拉德伯爵家的千金塞西莉亚小姐将举办11岁生日庆典,市长受邀参加宴会,在昨天就已经启程出发了啊。”

    艾文与斐雯丽目光诡异地看向了夏洛特,让后者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冷颤。夏洛特这才想起,貌似、好像、应该他们也受邀参加了塞西莉亚的生日庆典。而且最最重要的是,那个有着火红色头发的小萝莉还是夏洛特的婚约对象。

    “那现在市长府上还有没有能够做主的人?我也不瞒着你了,事实上我们三兄妹是克莱德曼家族的人,这次真的是有很紧急的事要见市长!”

    卫兵听到这里,神色才变得严肃起来。克莱德曼家族埃罗萨公国法理与实际上的统治者,尽管不能确认眼前三个孩子的身份,但卫兵也不敢在关键问题上含糊。如果在此时怠慢他们,而他们又真是克莱德曼家族的人,那卫兵简直不敢想象自己凄惨的下场。

    想到这里,他立刻改变了嘴脸,谄媚地笑了。

    “哎呀!居然是克莱德曼家族的老爷们,请三位等等,我立刻去通知凯德爵爷。”

    “谁、谁是老爷啊!”

    斐雯丽不愉快地嘟着嘴,用小马靴狠狠踢了青石台阶一下。其余几名卫兵吓得噤若寒蝉,似乎是对门前青砖的缝隙起了兴趣般,充满探究意味地死死地盯着方砖,任谁也不敢开口。

    这也是当然的,在斯泰厄世界中,贵族与平民之间的阶级地位差距极大,更遑论是身为统治家族的克莱德曼了。毫不夸张地说,三兄妹任何一人想要弄死一个卫兵,真心不比捏死一只蚂蚁难。好歹人家蚂蚁还会跑,但卫兵……如果克莱德曼家族想要他的命,那他也只能呵呵了。

    大约过了一刻钟,一名大腹便便、穿着华服的中年男人走出了大门。他那金白色的头发一丝不苟地往后梳着,那是贵族们流行的发式,油光发亮的脑门上簌簌地往下冒着汗。他一边慢跑着走出了府门,一边用宽大的衣袍擦拭着额头上的汗珠。说实话,那形象看上去简直像一头肥猪一样让人恶心。

    等来到三兄妹跟前,他立刻一个刹车,动作夸张地弯下腰,嘴角还留着一丝媚笑。

    “哎呀呀,居然是三位尊贵的少爷小姐驾临桑托斯,实在是让小人激动得不知如何是好啊!”

    “你只要离我保持三步以上的距离就行了……”

    即便是在如此紧张的时刻,夏洛特也不忘吐槽。这不是他在故意找茬,实在是这个爵爷身上有着浓重的狐臭味,哪怕他用香水费尽心力进行掩盖,也不过是让那股气味变得更加奇怪难闻罢了。君不见,斐雯丽已经捂着鼻头蹬蹬蹬地退后了好几步了吗?

    爵爷的表情立刻变得十分精彩,他尴尬地搓着手指,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艾文却保持着贵族的风范,他踏前一步,微微颔首矜持地回礼,对前者表示了一定的礼仪。

    “我是克莱德曼家族的嫡长子艾文,这两位是我的弟弟妹妹,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向爵爷说明,不知在市长不在的情况下,爵爷是否能够做主?”

    “当然!当然!为三位尊贵的大人效劳是我的荣幸!请允许我为三位献上一些酒水,也许我们可以坐下来详谈。”

    讲真,夏洛特对于贵族这种事事讲究风度,都火烧眉毛了还要一边喝着葡萄酒一边谈事的方式极其不爽。但没办法,这就是贵族圈子里的游戏规则。受过良好教育的艾文与斐雯丽对此也自无不可,艾文领头,夏洛特与斐雯丽与爵爷保持着一定距离,三兄妹在爵爷的指引下踏入了桑托斯的政治中心。

    市长府自然不能和夏洛特居住的瓦萨堡相提并论,要知道瓦萨堡可是经历了三千多年风雨而不倒。从最开始的一个石质小城堡,几经修葺改造,在数十代人的努力发展下,才进化为如今那个到处都是防御结界的巍峨建筑群。

    而桑托斯小镇,满打满算也不过几十年历史,作为城镇的政治经济中心,市长府也休想有什么高大壮丽的模样。它不过是个占地约3000平方的石质三层建筑,它的主人虽然在里面采购了不少的装饰物,一些名画、名剑都齐齐整整地被摆放得展示架上,但以三兄妹的眼光来看,那些不过都是哗众取宠的赝品而已。

    这也是当然的,要是一个区区的市长都能得到真品,那埃罗萨大公估计早就要对这个吸血鬼挥出屠刀了。

    爵爷引领着三兄妹往一层的会客厅走去,一路上,他不断地擦拭着额头上的汗珠。似乎那短短的几步路,就耗尽了他毕生的体能一般。对于他那废材般的表现,即便是三兄妹中表现得最为矜持的艾文,也不由对他起了鄙视之心。

    在危机重重的斯泰厄世界,贵族可不是什么只知道吸血的寄生虫。他们掌握了人类社会百分之八十以上的知识与财富,理所当然的,他们必须冲锋在人类扩张的第一线。

    就夏洛特从小所见的贵族来看,不说他们人人都是社会的精英,但起点和所处位置的不同,就造就了他们远比一般的平民要优秀得多。别的不说,光是血脉力量,就足以让他们能够轻松碾压勤奋刻苦了一辈子的平民。

    因此注意到这个爵爷的表现,夏洛特立刻就断定了这家伙出身的家族不过是个只有数十年、甚至更短历史的暴发户。

    “爵爷是怎么认出我们的?抱歉,这话并无冒犯之处,但我们曾经见过吗?”

    进到市长府后,三兄妹都放下了心中的大石,艾文也有更多的余力询问这个暴发户一些细节。

    听到他的问话后,暴发户明显身子一僵,他又擦了擦脑门上的汗尴尬地笑道。

    “哈、哈,是这样的,在去年公国庆典上鄙人曾有幸远远见过三位一面。毕竟鄙人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人物,三位大人不认识鄙人也是正常的嘛!”

    “是这样吗?抱歉,不过从今天起,我会记得你的,方便把你的名字告知我吗?你帮助了我们三兄妹,我承诺你会获得我的友谊!”

    “鄙人的贱名不足挂齿……”

    走在最前的暴发户不知是出于谦虚还是别的原因,居然拒绝了艾文抛出的橄榄枝。然后,他推开了会客室的大门。

    “快跑——”

    落在第三位的夏洛特一把牵住斐雯丽的小手,同时单手前伸,拽住了艾文的胳膊。在明亮的会客室里,他看到一名身材健硕的蛮族男子身背长斧站在正中,他那丑陋的头部没有一丝毛发,脸上布满了狰狞的疤痕和神秘的战纹。那赫然就是上一个世界线中,将三兄妹击败的屠夫!

    屠夫露出一丝残忍的笑容,他舔了舔舌头,单手一挥。

    “干得好!我只需要一个活口,胆敢反抗格杀勿论!”

    随着话音落下,从角落里立刻冲出了十来名黑衣人,他们手持弯刀,用诡异的步伐向三兄妹接近。同时,在楼上的位置,一些黑衣人占据有利地位,将长弓稳稳指向三兄妹。这毫无疑问是个陷阱,他们几乎已经被逼上了绝路。

    锵——

    三兄妹毫不犹豫地拔出了佩剑,艾文一马当先冲向对方,他呼唤着体内的魔能,淡蓝色的魔能顺着他的心意向剑身汇聚,他微微跃起半个身位迎头便向黑衣人斩下。黑衣人对于这样的进攻似乎十分轻视,在他看来,一个12岁的孩子又有什么本事和他这样经历过血雨腥风的杀手对抗。

    然而事实出乎了他的预料,弯刀与佩剑相接,仅仅是一瞬间弯刀便像豆腐般断裂,黑衣人甚至来不及哼上一声,便被艾文劈开了头颅。

    若单论武技,仅仅是二环战士的艾文自然不是三环刺客的对手。然而一开始就说过,贵族、特别是纯血贵族与平民的差别就在血脉。高贵纯粹的血脉能让贵族子弟更加轻松地觉醒魔能,拥有魔能的辅助,无论是力量、速度都将上升一个台阶,更遑论在古老家族中还流传着威力绝伦的武技,这些因素便让贵族与平民间形成了天堑般的差距!

    平民中,若是能在晋升六环高阶战士前觉醒魔能,便已经算得上天才般的存在了。而克莱德曼三兄妹,却是在孩提时便觉醒魔能的奇才,哪怕是在家族的历史上,这也是绝无仅有的天赋。

    种种因素之下,仅仅一个回合,艾文便能以魔能辅以家族绝技——石中剑斩杀黑衣人便也不足为奇了。

    然而,最大的危机来了。在三兄妹身后,见到三人实力的屠夫终于开始了行动!
78kanshu.com 奇葩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