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淡绿

第四章 变动的世界线

    铛铛——

    清晨时分,有数百年未曾响起的瓦萨堡大钟突然无风自动,沉重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古堡。

    这是不正常的情况,在克莱德曼家族三千年的历史中,这个大钟仅仅响起了5次。每次,都意味着那是家族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

    丽贝卡夫人——这座城堡的女主人在餐桌上站起身子,她有着一头靓丽柔顺的金色长发,脸蛋也柔美得让人能感到她那蚀骨的温柔。但此刻,她却脸色严肃,对下人吩咐道。

    “究竟是什么情况?是谁胆敢敲响警钟!夏洛特他们人呢?还没有找到吗?”

    城堡的卫队长立刻跪倒在原地,将所有的情报一五一十地汇报给这位高贵的女主人。

    “立刻加派人手搜寻他们的下落,同时封锁整个城堡,彻查三日内进入钟楼的所有人员信息!”

    “遵命!夫人!”

    卫队长领命退下,丽贝卡夫人揉了揉眉心。实话说,夏洛特已经不是第一次给她招惹麻烦了,对于他动不动就翘家的行为,她早就已经习惯。但这一次,警钟突然响彻城堡,却让这个经历过大风大浪的贵妇人有了不祥的预感。

    “克莱德曼家族……即将进入多事之秋了吗?”

    同一时刻,在一个被团团围困的狭小城堡内,警钟响彻了喧哗的城堡。在城堡最高层的卧室里,一名有着金发的少女转了转蔚蓝色的眼珠。

    她穿着一袭红色的长裙,束腰露背的装束将她那姣好的身材完美呈现,裸露着的玉足如同艺术品般秀美动人,她脸蛋精致得像是造物主最完美的艺术。那是足以让人灵魂都堕落的美貌,她的表情单调得像个人偶,但正因如此,人们为了博得她一笑,甚至愿意出卖自己的一切。

    “怎么了吗?希尔维亚,你似乎有些心绪不宁。”

    穿着明亮甲胄的高大男子有着精神的黑发,他看着眼前这个仿佛不似人间的仙子问道。

    “说得你好像能看出她的表情一样。”

    阴影里,有个穿着白色法师袍的男子发出嗤笑声,因为光线太暗,所以无法看到他的表情。

    “但她刚刚转了转眼珠。”

    骑士理所当然地回答,似乎那是少女唯一一种表达感情的方式了。

    “你们刚刚……感觉到什么了吗?”

    名为希尔维亚的少女开口了,她的声音如同黄莺般悦耳,但却诡异得像是无机质般没有丝毫情绪。

    “什么?”*2

    “算了,没什么了。是我失礼了,毕竟是这时候的你们啊……”

    “这时候是什么意思啊,完全搞不懂你说的话啊!”

    那之后,无论两个男子怎么追问,希尔维亚也不愿说出更多的讯息了。

    ~~~~~~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夏洛特呆呆地站在木制楼梯上,看着眼前这似曾相似的一幕,思维完全处于混乱状态。

    这是梦吗?还是说开始发生一切才是梦呢?孰真孰假,夏洛特完全搞不清楚。

    “夏洛特!”

    楼下,艾文看着发呆的夏洛特,突然向他高声呼唤。混乱的思绪逐渐清晰,夏洛特做出了最正确的决定,无论那是不是梦,现在他们必须离开这个城镇。

    他不敢去赌,因为那样的代价他们承受不起。

    “艾文、斐雯丽,快点!我们必须离开这里!”

    他蹬蹬蹬地跑下楼梯,急匆匆地来到小圆桌前,因为闹出的动静太大,连那个有着苍青色头发的冷淡少年也好奇地看向了一惊一乍的夏洛特。

    艾文与斐雯丽似乎被他突如其来、毫无逻辑的言语给惊住,艾文呆愣愣地看着这个总是没脸没皮的弟弟,而斐雯丽则嘟着嘴,向他大声抱怨。

    “为什么啊!说要翘家来看皮影戏的是你,现在什么都还没玩到,就说要回去的也是你。我不管,要走你走,我还要待在这里!哼——”

    小公主将头甩到一边,她嘟着嘴,用眼角的余光偷偷打量着夏洛特的反应。

    “没时间解释了,相信我,我们必须得离开这里!”

    夏洛特意识到这样的解释太过苍白无力,他压低声音,向他们提出佐证。

    “我刚注意到有人在跟踪我们,是北方蛮族!我们必须得摆脱他们,尽快回到城堡!”

    “哼哼哼!你骗谁呢,一大早睡得跟小猪似得,还是我叫你起的床,你休想再骗到……”

    费雯丽的话还没说完,便被艾文给打断。

    “斐雯丽,我相信夏洛,他不会在这样的事情上开玩笑。我们必须得尽快离开!”

    听到艾文的话,夏洛特向他这个同胞哥哥投以感激的目光,后者则用复杂的表情撇了他一眼。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有计划吗?夏洛。”

    从小到大,所有的恶作剧都是夏洛特一手策划,艾文与斐雯丽则或主动、或被动地执行。在惯性思维之下,即便是作为家族继承人培养的艾文,也不由得向他提出询问。

    “我们去市长府,向市长表明我们的身份,借助卫兵的力量镇压那些恶党!”

    几乎在瞬间,夏洛特就作出了决定。在这种时候,如果能够得到军队的帮助,哪怕只是护卫城镇的预备兵,也足以应对这次的危机。

    “那就这么定了,现在立刻出发!”

    他的计划得到了艾文的支持,斐雯丽似乎也意识到这并不是夏洛特的日常恶作剧,小小的脸蛋上也有了紧张的情绪。

    三兄妹很快在柜台前结了帐,因为是第一次来到这个城镇,艾文负责询问苍青色少年市长府的位置。

    “小兄弟,请问你知道市长府在哪里吗?”

    “客人,这可真是问对人了呢。桑托斯小镇所有的一切我都了如指掌,甚至什么地方有通往城外的暗道我都一清二楚。不过……”

    他用毫无抑扬顿挫的捧读声线作出回答,同时,面无表情地伸出右手,食指与拇指微微一撮。

    “喂喂喂!难道你每次都是这样索要小费的吗?要不要每次都是这副尊荣啊,你好歹也走点心,换个说法或是语气也好啊!”

    酒保面无表情地盯着实在忍不住吐槽的夏洛特,从他那翠绿的眼珠中能够看到一丝疑惑。

    “咦,夏洛你认识这个哥哥吗?”

    斐雯丽趴在柜台上歪着头,因为夏洛特奇怪的话语而提出疑惑。

    “不,我很确信这是第一次见到这位客人。而且,这也不是我索要小费的标准套路。当然,客人如果觉得不开心,您可以选择询问别人。”

    他那面无表情,一副爱买买不买滚的欠扁态度差点让夏洛特炸毛。一旁艾文抢先一步,一把从兜里掏出一块——金币!?

    酒保的表情终于有了变化,他似乎惊诧于这些二百五居然会出一个金币来买一个如此廉价的信息。他仔细打量了艾文一阵,就在后者快要不耐烦时才慢吞吞地将金币放入口中狠狠一咬。确认了金币的真伪后,这次,他看向艾文的眼神就像看着一个无可救药的脑残。

    哪怕脾气好到艾文这样的程度,也不禁在脑门上露出了一根跃动的青筋。

    “出门后左转300米,在小镇广场上就能见到市长府了。”

    “什、什么!哇啊啊,你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吗?有你这样贩卖情报的吗?你是葛朗台转世吗?你这么会诈骗,为什么不去做传销啊!”

    “抱歉客人,本店小本经营,概不退货。而且,你说的葛朗台和传销什么的,我完全没听过呢。”

    直到被艾文拖出旅店为止,夏洛特仍在忿忿不平地破口大骂。哐当——破旧的老木板门发出沉闷的响声,酒保看着退出旅馆的三兄妹,微微皱了皱眉。

    “愚蠢的贵族……”

    户外的主街道一如既往的热闹,贵人们悠闲地浏览着各个店铺,而平民则行色匆匆地挑着各类物资在进行一天的劳作,偶尔有几个冒险者装备的持剑者高谈论阔地走在街道上,这样的场景与半日前几乎如出一辙。

    夏洛特看着这充满既视感的一幕,心海仿佛掀起了一阵滔天巨浪。那不是梦境或是错觉,他终于确信了,时间的的确确响应了他的呼唤,进行了一次重置。

    他握紧拳头,全身都在微微颤抖。原本以为自己永远都不会出现什么金手指了,但此时此刻,那个金手指却在自己最绝望的时刻降临。夏洛特确信,只要拥有了时间重置的能力,今后所有的遗憾、悔恨都将不复存在!他甚至能利用这个能力,取得世上所有的宝物、获得世上所有的知识!一想到这点,他就激动得浑身颤抖,难以自已。

    不过当务之急……

    “哼哼,现在就让看穿一切的本大爷,给你看看通完结局的完美方式吧——”

    “结局??你在说些什么傻话啊!去去,市长府可不是你们这些小孩玩耍的地方!”

    市长府前,穿着皮甲拿着长戟,一副路人脸的大叔掀了掀手,像赶鸡崽子一样示意三兄妹离开。

    “什么啊!不过区区路人,也罢,看在你只是个小人物的份上,叫市长出来一趟吧!”

    夏洛特昂首挺胸,一副天王老子的模样双手叉腰。

    “谁是路人啊?谁是小人物啊?你还真是超让人火大的啊!”

    卫兵絮絮叨叨地嘀咕着,估计是看到三兄妹的衣着和夏洛特那太过嚣张的态度不像凡夫俗子,因此也不敢太过无礼。假使换了一个穿着普通的熊孩子,这个路人脸的大叔估计就会改变态度,让对方知道什么叫作小人物的愤怒了。
78kanshu.com 奇葩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