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淡绿

第二章 热闹下的阴影

    桑托斯小镇位于埃罗萨公国中心部位,是政治中心瓦萨堡西边100公里外的一个小镇。

    虽然这个城镇算不上顶尖的繁荣城市,但好歹也位于公国的中心地带。因此,过路商人所带动的经济效益与人流量也颇为可观。

    不过这样的城镇,自然与瓦萨堡边的瓦萨城自然不可同日而语。事实上,若不是夏洛特偶然得知了一个全国巡游的马戏团将在桑托斯镇上演皮影戏,他还真不知道在埃罗萨公国会有这么一个小镇。

    克莱德曼三兄妹此刻正走在桑托斯镇的主街道上,青石铺砌的道路两侧是高矮不一的棕红色独栋房屋,因为处于主街道上,这些房屋的一层大都被改造成了店面。琳琅满目的商品摆在柜台里,店铺的主人大声吆喝着揽客。

    或许那个创造出皮影戏的马戏团也给这个城镇带来了不少人气,此时的桑托斯小镇人群川流不息,他们有的带着武具、穿着皮甲高谈论阔,看上去就像冒险者或是雇佣兵之类的职业;也有的穿着华丽的服饰在店铺内大肆购物;还有些人挑着菜物,似乎在进行一天的劳作。

    三兄妹还是第一次来到这个城镇,小公主斐雯丽不时会被周边商铺内的小饰品吸引,趴在柜台上欣赏那些华而不实、制作粗陋的唬人商品。

    这些饰物若单论价值,或许连她小时候玩的玩具都远远不如,但从未有过这种购物的新奇经历的小公主却乐此不彼。她粉嘟嘟的脸蛋上泛着诱人的嫣红,不时指挥着艾文将自己心爱的饰物一扫而空。明明不过300米的路程,三兄妹却走了差不多半个小时,而艾文就像个可怜的佣工一样,身上挂满了大大小小的物品盒。

    不过,从他那看向斐雯丽的宠溺笑容来看,他似乎也乐在其中。

    夏洛特在一旁阴着脸不耐烦地看着他的兄妹们,终于在斐雯丽再次购物时忍不住说道。

    “喂喂,你是圣诞老人吗?我们可是翘家出来的啊,你们这么大包小包的购物,是生怕妈妈不知道我们干了什么吗?智商呢?你们的智商何在啊!”

    “哼!要不是你要看皮影戏,我和艾文哥哥才不会陪你翘家呢!我只不过是买点小饰物罢了,你凭什么这么不耐烦啊!”

    斐雯丽听到夏洛特的抱怨,立刻双手叉腰、身子前倾,嘟着嘴耍起了小脾气。听到这话的夏洛特朝艾文一指,只见这个原本帅气的贵公子此刻却如同搞笑的移动衣架一般,脖子上、肩膀上、甚至连腰间都挂满了各种礼品盒。若是换上一身大红色的衣服,再在下巴上装饰点白色的胡须,妥妥的就是一副圣诞老人的模样。

    见到他那明明可怜兮兮,却还满脸温柔微笑的模样,哪怕是傲娇的小公主斐雯丽脸蛋也不由变得羞红。

    “我没关系啦。既然难得出来一次,就让斐雯丽开开心心地玩耍也未尝不可啊!如果夏洛担心妈妈的话,没关系,到时候就说翘家的主意是我出的就行了。”

    艾文温和地笑着,看起来就像个爱护弟弟妹妹的好哥哥。

    但夏洛特可不上当,他立刻变成了懵逼脸,一副你骗谁的模样盯着艾文。

    “我读书少,你别骗我!你是当我傻还是当妈妈傻啊!从小到大,我们三兄妹做了坏事,萨瓦堡上上下下谁不是先怀疑的我啊——”

    艾文一副居然被你发现了的表情,立刻让夏洛特恨得扑上前去,使出挠痒痒攻击让挂满饰品不方便行动的艾文大声求饶。

    “哈、哈,别、别闹了,我认输、我认输了!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嘛!你还以为我们的行动真能瞒住妈妈多久吗?你应该庆幸,幸亏父亲大人不在,不然那才有你受的呢!”

    “哼!什么叫庆幸老爹不在啊!逻辑错误、逻辑错误啊!应该说正是因为老爹不在,我才会翘家才对!哼!像我这样的天才,自然一切都在本大爷的掌控之中啦!哇哈哈哈……”

    他左手叉腰,右上指天,在摆出欠扁姿态的同时又发出了标志性的嚣张笑声。

    实话说,艾文有时候真的挺羡慕夏洛特的。活得自由自在、肆意妄为,从来不在乎古老家族的条条框框,对那个严肃正经的父亲也会没大没小地‘老爹、老爹’地叫着。而那个严肃的埃罗萨大公,在教训几次无果后,也变得无可奈何地接受了这一现实。

    而反过来,艾文身为家族的嫡长子,却一直受着最为严格的教育,有时候他甚至会觉得,是否父母已经将所有的慈爱与宠溺都分给了他的弟弟妹妹,以至于再也没有更多的余力对他展现温柔。

    这确实是事实,身为父母,虽然会对不听话的熊孩子感到头疼,但却也不可避免地会对他们给予更多的关心。久而久之,在这种惯性思维之下,就连他们也只会对懂事成熟的艾文说上几句‘艾文真棒’之类的毫无意义的话,而关注的视线却不由自主地倾斜向无法无天的夏洛特。

    “哼,你少得意!到时候等父亲打战回来,我就向他告状!”

    斐雯丽似乎很不爽夏洛特那嚣张的模样,在旁张牙舞爪地宣示着自己的存在感。

    “哈,居然威胁我?没关系,你尽管去啊,到时候我虽然被罚,但某人可就再也没有机会出来玩咯!”

    啊!包子脸又出现了!斐雯丽鼓着脸颊,恶狠狠地瞪着夏洛特,红色小马靴还不断地蹬着地板,仔细一听,还能从她小嘴里听到‘踩死你!踩死你!’之类不甘心的絮絮叨叨。从小到大,这个可恶的家伙从来没有让过自己,这让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小公主恨得牙痒痒的,却又对这个小聪明不断的二哥无可奈何。

    顺带一提,虽然国内一片祥和,但此时的埃罗萨公国确实处于战争状态。就在一个月前,埃罗萨大公召集他的封臣们向北方的蛮族发起了侵略战争,这在埃罗萨公国是十分常见的情况。

    北方蛮族生活在极北之地的草原之上,他们类似于夏洛特前世的匈奴政权,以牧马而生。每到灾年,这些蛮族就会因为水草不足而向南劫掠,但这样的态势在当代埃罗萨大公上任后发生了改变。

    据说在夏洛特与艾文出生的那年,埃罗萨大公在托比拉战役中一举击溃了北方蛮族的精锐骑兵部队,从此两国的攻守之势逆转。

    从那以后,埃罗萨大公几乎每年都会出塞攻击蛮族,劫掠他们的人口和牲畜。削弱这些北方宿敌几乎成了埃罗萨公国的国策,因为攻击蛮族的战利品丰硕,因此每当埃罗萨大公召集封臣时,那些贵族们几乎是赶着趟地自带粮草组队响应他们封君的号召。那模样,简直就与前世玩lol时,小学生流着哈喇子求王者爸爸带的跪舔模样如出一辙。

    也正因为这样的原因,所以位于公国腹地的桑托斯小镇才会像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一般热闹繁荣。毕竟在公民们看来,拥有埃罗萨皇家骑士团及冰风堡法师卫队这样精锐部队的埃罗萨公国对上蛮族,简直就像升上三本科技的人族对只有一本基地的虫族战争一样,妥妥的就是碾压态势。

    因此桑托斯小镇的广场上有着如此惊人的人流量,也就不足为奇了。

    此时三兄妹不得不艰难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穿梭,以便找到一个视野足够宽阔的地方欣赏马戏团的表演。但这似乎是地狱难度的任务,三个小家伙甚至连落脚的丁点地板都找不到,更遑论那样的天堂了。

    “呜唉唉唉……早知道打死我都不来了!”

    小公主斐雯丽被人群挤得晕头转向,即便两个哥哥想尽办法护住她,但从四面八方传来的男人汗臭味,各种腐烂食物的异味和拥挤到几乎无法呼吸的错觉,还是让这个养尊处优的小公主头晕目眩,眼看着那蔚蓝如宝石般的瞳孔,又有要变成圈圈眼的趋势了。

    夏洛特也觉得这不是个办法,事实上,若不是听到居然有一个马戏团发明了皮影戏,他也不会眼巴巴地怂恿兄妹们翘家。要知道,那可是皮影戏啊!前世的自己也只是在电视上看到过的古老技艺啊!他知道自己或许永远都无法回到那个蔚蓝色的星球了,便想以这样的方式来怀念自己的过去。

    他在原地狠狠一蹦,借着那短暂的时间打量着周围的环境,然后很快想到了一个方式。

    “我们去那边!这儿人实在是太多了,我们跳上凉棚,就在凉棚上看戏吧。”

    所谓的凉棚只不过是用两根撑杆加上帆布搭造的遮阳设施,虽然三兄妹因为年纪的原因,应该不至于让凉棚垮塌。但艾文一想到身为埃罗萨公国的王族,居然要做出那种不顾体面的行动,他就觉得那实在是太过羞耻。

    他正想拒绝,一边却传来小公主的声援声。

    “嗯嗯,就这么办。想不到夏洛你还有点用嘛!”

    “什么叫有点用!本大爷的智商也是你这种还在喝奶的小萝莉能够评判的?”

    立刻就被镇压了啊,斐雯丽被夏洛特狠狠捏住左侧的脸蛋,连口水都要不自觉地漏出来了啊。

    艾文赶忙阻止了夏洛特粗暴的行径,眼见弟弟妹妹的意见一致,他也只能苦笑着开始行动。

    至于纯血贵族的荣光……在这个小镇里,应该不至于会被人认出来吧?大概……

    然而在三人没有关注到的三层房屋内,一个足足有两米高,身材健硕得像是肌肉怪物,脸上满是疤痕的光头男子正从百叶中窥探着他们的行动。注意到他们正往这边接近,光头男子放下百叶,对身后身着华服大腹便便的男子提问。

    “你确定他们就是埃罗萨大公的继承人?”

    “是、是的,长官!我保证他们就是,我曾在公国的庆典上见过他们,这点我绝对不会搞错!”

    “真是天助我也,原本还想着要如何才能抓住他们,想不到居然会有意外之喜。该死的侵略者,我也要让你尝尝家破人亡的滋味!”
78kanshu.com 奇葩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