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淡绿

第二十六章 变化

    (感谢腹黑禦姊的月票和各位书友的推荐票支持!)

    接下来的时光平淡无奇,夏洛特每日相伴在希尔维亚左右,教导她各种法术知识。他们的足迹遍布萨瓦堡的每个角落,花园、操场、课堂、餐厅、阳台、城墙、狩猎场……破局的时机一直未曾明朗,在经过开始的焦躁后,夏洛特逐渐沉下心思,尽情享受这难得的静谧时光。

    日子好像回到了过去,像是儿时在萨瓦堡无忧无虑的日子,也像是少年时在冰风堡求学的时光。

    意外之喜的是,在这段日子里,夏洛特的长进也十分迅速。他在教导希尔维亚的同事也没落下自己的研究,不仅如此,陆斯恩与伊格尔每天都会教导希尔维亚知识,虽然这些知识都比较浅显,但作为旁听者的夏洛特却从他们身上学会了两种思考法术本质的思路。

    除此之外,希尔维亚偶尔也会在他们的实验室做自己的课业。这时,陆斯恩和伊格尔会进行关于复活艾丽妮的研究,这些内容涉及的领域极其深奥,即便是如今的夏洛特也觉得颇为吃力,有时咀嚼他们的思想交流时灵光一闪,关于自身的知识体系就飞跃般提高。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这儿并不是真正的过去,只是希尔维亚的意识空间。夏洛特偶尔想过在两人真正研究时在一旁偷学,但一旦那时的希尔维亚不在,他们讨论的知识体系就大相径庭。仔细倾听,就会发现这些知识体系全都是来自于未来希尔维亚的理解。

    这很正常,夏洛特在希尔维亚的意识空间中不可能获得她不知道的信息。不过即使如此,他在这段时光中仍然获得了长足的进步,对于进军根源的道路也渐渐清晰。

    就在他以为这样的时光会持续到伊格尔和陆斯恩相继逝世后时,变化逐渐出现了。

    这个变化一开始并不明显,但很快,不好的流言却在暗中累积。前文说过,希尔维亚因为缺乏人类的情感,本身又极其聪慧,因此受到了大家的忌惮和隐隐排挤。

    而自夏洛特和希尔维亚达成交易以来,在夏洛特的努力下两人的关系由一开始的陌生和忌惮逐渐变成信赖,在这种情况下,哪怕希尔维亚再怎么注意言行举止,有时也难免出现在大庭广众之中相互交谈的情况。

    一个没有感情、极度聪颖、时不时会对着空气说话的女孩子,无论是谁都会觉得极其诡异。人类害怕异类,不合群的人会遭到其余人排斥,这个道理千百年来未曾改变。

    当这种排斥积蓄到一定程度后,一件事爆发了。

    那天陆斯恩和伊格尔联玦出行,离开斯泰厄世界寻找研究用的珍贵材料。克劳迪恩就像放飞了的风筝般邀请希尔维亚离开萨瓦堡游玩数日,理所当然,他的邀请被希尔维亚无情拒绝,于是这个精力旺盛的皇太子就带着遗憾独自出游。

    这样一来萨瓦堡中能够称之为主人的仅仅剩下了年幼的希尔维亚,失去能够压制场面的主人,臣子和仆从不满的情绪开始肆无忌惮。

    这天,夏洛特在书房中教导希尔维亚知识,两人足不出户沉浸在知识的海洋之中,不知不觉已到了下午2点左右。直到结束一个课题,两人才意识到他们错过了饭点。

    但奇怪的是,仆从们似乎也忘了他们的公主忘了用餐。

    “怎么回事?”摸了摸空瘪的肚子,夏洛特疑惑道,“是他们以为你也出去游玩了吗?”

    “也许吧。谢谢你今天的指导。”希尔维亚不置可否,她站起身,冷冷地道谢。看上去所谓的感谢只是例行公事,完全从中体会不到任何诚意。

    不过夏洛特早已习惯童年时希尔维亚的神态语气,他朝希尔维亚说了声不用谢,目送她起身拉响摇铃。

    摇铃响了一阵,无人回应。希尔维亚或许是觉得侍奉她的女仆们有事恰好不在,又呆呆站在摇铃前足有五分钟,才再次摇铃。

    但还是无人回应。

    夏洛特本就是大贵族出身,自然知道任何时候都会有女仆值班守候,等待主人传唤侍奉。像有事外出这种情况在大贵族宅邸中根本不会出现,更何况是在皇室之中。

    他忍不住说道,“这群女仆实在太没教养,我出去看看。”

    希尔维亚却摇头阻止,“她们都感知不到你的存在,你去没用。”说罢,她再次摇动摇铃。与上两次不同,这次她摇得更加用力急促,似乎打定主意在女仆到来之前不会停手。

    夏洛特一开始以为她在赌气,但看她那面无表情的样子又觉得不像,而且说实话,一个毫无表情的萝莉不断摇铃的样子还真有点鬼畜,就像她手里拿着的是通电的电线一样,右手不断抽搐摆动,身体其余部分却岿然不动,让夏洛特为了不笑出声来差点憋出内伤。

    希尔维亚似乎也注意到了夏洛特表情,一双冰湖般澄澈冷静的双眸死死地盯着夏洛特,仿佛在说——敢笑我就要你好看。

    夏洛特不得不转过身去,恰在这时,房门被人拉开,侍奉希尔维亚的女仆皱着眉嫌恶地进门。

    这样的举动极其失利,哪怕主人传唤,但在进门前一般都要三扣房门以示尊敬,但女仆却没有请示擅自开门。夏洛特皱眉,实在不知道她是哪来的胆量敢如此冒失。

    他却没想过,侍奉皇室的女仆一般也出身贵族,加上希尔维亚来历不明、生性冷漠,平日里哪怕偶有失礼之处也不见希尔维亚怪罪或是告状。久而久之,这些女仆的胆量自然越来越大。

    女仆看着希尔维亚,不耐烦地说道,“听到铃声了,公主,麻烦不要摇了好吗!”

    希尔维亚平日退让并不代表她软弱,只是因为缺乏人类的情感而未将这些闲言碎语放在心中罢了。但说起来,能够在未来封印杰拉尔德、灾厄魔女,威胁伊曼纽尔、埃德温的存在怎么可能软弱,听到女仆这么说,她非但没有停手,反而越摇越急。

    在夏洛特眼中她的模样可爱,但在女仆眼中这就是赤裸裸的挑衅了,她捂着耳朵,烦闷地低吼道,“够了!你要摇到什么时候!”

    “我看过一本书,书里说要想训练狗狗听话,就必须让它产生条件反射,我现在只是在帮你加深记忆而已。”正因为面无表情,希尔维亚这话的威力才更加巨大。

    本就出身贵族的女仆这下哪里按捺得住,一张原本还算清秀可爱的脸涨得通红,怒骂道,“你在骂我是狗!?我可是席拓科家的女儿!看看你的样子吧,说话没有生气、经常自言自语,除了一张脸还算可爱外,你哪里像是人类,简直和怪物一样!”
78kanshu.com 奇葩看书。